http://www.fwayindustrial.com

从今年2月“停薪留职”之后

  本报记者 崔 爽

  “因合生物完全没有参与,无论人员场地还是技术资金,我们通通没有。”刚见面,深圳因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陈鹏就熟练地说出这句话。11月26日,“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”爆出后,这里成为“风暴眼”之一,引来各地记者探访。贺建奎是这家公司的董事长,也是陈鹏几年的合作伙伴。两人在几年前的一场学术活动上相识,联手创业,上次见面就在一周前。  

  “他一直想做有用的、能解决问题的技术。他可能认为这个技术(基因编辑)是成熟的吧。”这是陈鹏的理解。他坦诚,事情爆出来到现在,自己还没有联系上贺建奎,“我其实挺希望联系他的,问问情况,也想帮他。”陈鹏说。

  和陈鹏一样想联系上贺建奎的还有南方科技大学的宣传部人员,针对网曝的项目知情同意书中“经费来自南科大”等内容,他们正在酝酿后续声明。

  另一边,涉及出具伦理审查材料的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草木皆兵,从早到晚,被要求坐在大厅里等待的记者络绎不绝,最终大家等来的是一纸声明:从未参与任何环节,审查申请书签名涉嫌伪造。

  从今年2月“停薪留职”之后,贺建奎就不出现在南科大了。在生物系的实验室,属于他的那一间早已人去屋空,介绍铭牌被取走,仅留一张写着“Jiankui He Lab”的白纸,提示主人的身份。

  实验室的门被封得严严实实,上贴封纸 “请勿进入,后果自负”。走廊的空气透着紧绷,匆匆经过的老师低声谈论着“他”。

  (科技日报深圳11月27日电)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